编借口出城度假的奥克兰“名门”夫妻,遭警方指控

作者: Jackie Shan   日期:2021-09-22 18:18 阅读:  来源:天维编译  
分享到:
邮箱:

09-22 18:18更新消息

【天维网综合报道】  10天前编造借口离开奥克兰、前往Wānaka度假的奥克兰“名门之后”,终于遭到警方指控。35岁的William Willis和他26岁的妻子Hannah Rawnsley被指控违反Covid-19健康令。

114709170286701

William Willis及其伴侣Hannah Rawnsley  Photo / NZME

据报道,这对夫妇利用基础工人豁免通过警察检查站出城,前往汉密尔顿,然后乘商业航班飞往南岛度假。

遭到指控后,他们将于10月14日在Papakura地方法院出庭。警方表示,已对此案进行了彻底调查。

此事因一匿名人士举报而曝光,警方随即在Wānaka的度假屋找到他们。之后,媒体进一步披露称他们出身“名门”,引发民众的愤怒。

一星期前,这对夫妻主动放弃姓名保护令,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据悉,Willis的母亲是地方法院法官Mary Beth Sharp,她称这件事让自己感到尴尬,“不会宽恕他们的行为”。而Willis前往Wānaka的度假屋,则属于他的父亲、大律师Tony Bouchier和后者的妻子、地方法院法官Josephine Bouchier共同所有。


09-15 12:33更新消息

【天维网综合报道】本文是由在法律行业做过广泛报道的自由撰稿人Sasha Borissenko撰写。编译如下:

据称,这对奥克兰夫妇违反了封锁规定离开奥克兰,利用必要工作身份飞往Lake Wānaka的一个度假胜地。

在被指控前,他们申请到了临时隐名令。

35岁的William Willis来自Karaka,是一名马术选手,26岁的Hannah Rawnsley来自Pukekohe,是一名律师。Willis的母亲是地区法院法官Mary Beth Sharp。

这对夫妇被授予的临时隐名令于昨天解除。

记者们可能会争辩说,如果曝光当事人姓名符合公众利益,那么隐名令就是一场噩梦。如果一个地位很高或很有名的人得到了隐名令,公众就会愤怒。

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被证明有罪之前保持无罪状态,以及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这是我们法律制度的核心。

让我们试着剖析关于这对夫妇名字曝光前的各方面信息和一些谬误,以及那些倾向通过在社交媒体上表达愤怒来蔑视隐名令规则的键盘侠可能会做些什么。

在最初的判决中,Davidson法官说,他可能无权批准临时隐名令,因为《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他只能在一个人被控犯罪或首次出庭时才能批准临时隐名令。

不过,他表示,根据法律附带及隐含的权力,地区法院有权这样做。可以参考的相关因素包括:指控迫在眉睫;首次出庭出现的任何延误,即现在奥克兰处于四级警戒级;以及法官对任何负面媒体消息,特别是社交媒体反应的判断。

在本案中,警方首先表示将向这对夫妇发出出庭传票,然后警方表示“正在考虑根据2020年Covid-19 公共卫生应对法案提出指控”。

因此,我们现在知道的是“警方正在考虑可以采取的执法措施,目前尚未就任何指控作出决定”。

坎特伯雷大学法学教授Ursula Cheer说,目前尚不清楚这对夫妇是否会被起诉,但Davidson法官决定维持现状,允许这对夫妇处理好自己的事务,并向高等法院提出适当的申请。这似乎是合乎逻辑的,并非完全罕见。

2019年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当时Stuff试图发表一篇关于教师性行为不端的指控和曝光该教师身份的报道。当时警方正在进行调查,但没有提出任何指控。Ursula Cheer说,归根结底,要考虑公平审判权是否存在严重风险。

如果一个人的名字被曝光,陪审团成员很容易通过谷歌搜索到被告的名字,了解任何先前的违规行为的细节,甚至在他们向法庭陈述案情之前查看到一个人的情况。因此如果一个人最后被判无罪,那其实就是一些拼贴在一起的事实而已。

根据《2011年刑事诉讼法》,如果公布一个人的姓名可能会给被指控者或受害者带来极大困难,造成妨碍公平审判的风险,或危及任何人的安全,则可以批准隐名令。

“在这里,对相关人员可能造成的伤害是一个真正的风险。我想,社交媒体上的许多信息都是恶意的,有些人可能会对其进行严惩。”Cheer说。

Cheer说,永久隐名令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而且很少会给出。2014年9月的官方信息数据显示,2009年有880人获批了永久隐名令,其中218人被定罪。这一数字每年都在稳步下降,2012年有354人获批永久隐名令,其中包括222名被定罪的罪犯。

Cheer表示,与一些流行的观点相反,名人身份不会被认为是给出隐名令的合理理由,也不会被认为是一个人更可能遭受极端痛苦的理由。

“据第200条,签发隐名令需要确定那些因素明确地表明要为所有人提供一个平等的环境,无论是名人还是非名人。”

在此案中,这也延伸到了富人身上,有人暗示考虑到其社会地位,他们可以花钱买到一个隐名令或贿赂法官,这简直是太令人震惊和愤怒了。

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此人是否有适当的理由获得隐名令。如果这些理由站不住脚,那么他才应该被质疑。

享有公平审判权和公开司法权的基本原则呈现出两分法,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可调和的。

无论如何,故事往往还有更多内容,以言论自由的名义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吹嘘这种故事而违反隐名令可能意味着你也会在法庭上度过一天,并被处以最高 25,000 纽币的罚款。


09-15 11:23 更新消息

【天维网综合报道】皇后镇湖区市长Jim Boult 表示,他接受奥克兰这对夫妇的道歉,但他警告这对夫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远离该地区。

Boult 说,尽管二人道歉了,但社区中仍然存在“很多愤怒和很多伤害”。

在今天的AM节目中,Boult说他听到了他们的道歉,并勉强接受了。

“我听到了他们的道歉,我想我们接受了。”他说,“尽管他们的行为引起了很多愤怒和伤害,许多人呼吁采取各种惩罚措施,但这些措施可能有点过头了……我们现在应将此事交给警方进一步处理。”

这对违反规定的夫妇激怒了新西兰人,特别是奥克兰人,因为他们已经遵守严格的规定好几个星期了。这对夫妇在社交媒体上被贴上“自私”、“自命不凡”和“傲慢”的标签,许多人呼吁执行最高刑罚。

Boult 说:“这些人说他们做了一件愚蠢的事,他们把一个社区置于危险之中,幸好现在确信(他们没有带来)持续的危险。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把这件事交给警方处理。”。

“如果我是他们,我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回到该社区。”

“这是一个团结紧密的社区,整个地区的人们对此非常非常不高兴……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息众怒)。”


09-14 20:06更新消息

【天维网综合报道】  周二下午,被指违反封城令,前往Wānaka度假的奥克兰夫妻身份披露,他们是35岁的William Willis及其26岁的伴侣Hannah Rawnsley。Willis的母亲是地方法院法官Mary-Beth Sharp。

319848797652934

William Willis及其伴侣Hannah Rawnsley  Photo / NZME

据报道,Willis夫妻主动放弃隐名,于周二晚上向公众道歉。同时表示,家人不知道他们这次出行。

“我们上周前往Wānaka的决定是完全不负责任的,

不可原谅。”他们发声明说,“我们对自己的行为深表歉意,并无保留地向Wānaka社区以及新西兰的所有人民道歉。”

他们在声明中强调,这次旅行前后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也没有去过疫情暴露点。“我们的行为让每个人失望,我们全心全意地道歉。”

同时,Willis的母亲Sharp法官也发表声明,“我是地方法院法官,我以个人身份发表此声明。”她说,“我震惊地得知我的儿子William和他的伴侣周末的活动……此外,我过去和现在都非常尴尬……我不会宽恕他们的行为。”

“我知道William和Hannah不再寻求隐名,我支持这个决定。”她说。

地方法院首席法官办公室发言人表示,Sharp法官已将情况告知首席法官,她“与其儿子及其伴侣的行为没有任何关系”。首席法官也做了与回避有关的安排。

警方表示,这对夫妇9月9日星期四开车离开奥克兰,使用基础工人豁免权出城前往汉密尔顿机场。随后乘坐商业航班经惠灵顿飞往皇后镇,并租了一辆车前往Wānaka。

警方称,一名举报人通过疫情在线工具向警方举报,警方于上周六下午找到他们。之后这对夫妻返回奥克兰。

据悉,他们在Wānaka的度假屋由Willis的父亲、大律师Tony Bouchier和他的妻子、地方法院法官Josephine Bouchier共同所有。后者得知这个消息后同样感到震惊。

此事的关注点在于,Willis夫妇的律师Rachael Reed QC周一向Papakura地方法院提交了紧急隐名令,引发媒体广泛关注,尽管警方尚未对她的客户提出任何指控。

这对夫妇在声明中解释说:“我们在收到死亡威胁后希望隐瞒姓名,我们很担心自己的安全……但是,我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会寻求进一步隐名。”


09-14 17:08更新消息

【天维网综合报道】  一些新西兰人担心,如果这对藐视4级警戒规定夫妇轻易逃脱(法律制裁),更多的人将不再遵守规定。

这位35岁男子和26岁女子可能会面临指控,因为他们利用核心豁免通过奥克兰南部边界前往汉密尔顿,然后又飞往皇后镇度假。

如果他们被判违反警戒规定,将面临6个月的监禁或4000纽币的罚款。

这对夫妇在公众中引起了广泛愤怒。

“当一对夫妇可以滥用他们的核心工作许可证,去度一个小假,而只得到轻微的警告(毫无疑问,这是事实)时,我为什么要费心去遵守警戒规定呢?”一个评论如是说。

“如果这对夫妇没有被罚款数万纽币,如果他们没有被监禁六个月,如果他们没有被判社区服务,而且这没有记录在他们的犯罪记录上,我就无话可说。当其他人可以逍遥在法外时,我就拒绝遵守警戒规定。”

其他人则担心,如果这对夫妇没有被定罪和被曝光姓名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两个人都没有受到影响,那么Jacinda就可以别指望大家继续良好地遵守规定了。”另一个人在Reddit上写道。

但也有不少人呼吁千万别效仿这对夫妇的做法。

“请不要效法他们,他们所做的完全是sxxx,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意识到封锁是如此重要。”一位人士评论道。

“这既不公平也不正确,不要效仿他们。走更高的路,做更好的人,做最好的自己。”另一位补充道。

据悉,这对夫妇为自己和男子的母亲(据称是奥克兰一位高级公职人员)申请到了隐名令。

该隐名令将于周二晚上7点失效,不过其律师正在向高等法院继续申请隐名令。


9月14日12:20pm更新消息:违规去南岛旅游的这对夫妻已经申请到了姓名保护令。

法庭还未对这对夫妇提出指控,但周一晚上通过电话会议进行了紧急听证,一名地方法院法官批准对这两人进行24小时的临时姓名保护,允许他们的律师向高等法院申请更长时间的姓名保护令。

《英文先驱报》昨晚反对这对夫妇提出的姓名保护请求,并将对高等法院提出质疑。

据警方称,这对奥克兰夫妇于9月9日星期四利用必要的工人豁免穿越奥克兰边界,驱车前往汉密尔顿机场。

然后他们登上一架商业航班,经惠灵顿前往皇后镇。

在皇后镇,这对夫妇租了一辆车,开车去Wānaka。

这两人于周六下午被警方找到。在与警方交谈后,这对夫妇表示他们将返回奥克兰常住地。

警方正在考虑根据《2020年Covid-19公共卫生应对法案》提出的指控,并已通知卫生部。


奥克兰一对夫妻违反封城令,出城前往汉密尔顿,然后乘飞机飞往南岛度假胜地Wanaka,将出庭受审。

另据周一消息称,这名男子的父母之一是一名高级别的公共官员。

662096713696899

Source: 1 NEWS

警方一名发言人称,这对夫妇利用基本工人豁免的机会,在4级防控期间开车离开奥克兰,前往汉密尔顿机场,然后乘飞机前往南岛Wanaka的度假屋。警方称,这名26岁的女性和35岁的男性因违反健康令而被起诉,将在下周收到传票出庭。

警方称,这对夫妻上周五离开奥克兰,周六下午在Wānaka被找到。

“这种有计划并且无视疫情防控级别的行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会让所有努力防范疫情并做出巨大牺牲人感到非常不安。”警方发言人称,他们的行为经过精心策划,并且是蓄意的。

周一,有消息称该男子的父母之一是一名高级别政府官员。

据悉,事发后,这对夫妻聘请了QC级大律师、奥克兰女律师协会前主席Rachael Reed代表他们应诉。Reed称,她的客户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此事被媒体披露后,引发外界愤怒。皇后镇湖区市长Jim Boult称这对夫妇“自私得令人难以置信”。

“这些人不仅危及当地人的健康,而且危及他们的生计,现在这里的情况已经够艰难了。”Boult说。

从4级防控以来,全国已经有67人因违反疫情防控法令被控71项罪名。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的留言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

· 天维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天维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天维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天维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
×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