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富裕寺庙涉嫌买卖签证 移民局积极调查

作者: Emma   日期:2021-08-03 14:58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Stuff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据多名印度移民称,奥克兰一个富裕的锡克教寺庙,让人用钱和免费劳动来换签证,还鼓励移民非法务工。

位于奥克兰Manurewa的Nanaksar gurdwara号称资产超过2500万,自2006年,办的临时签证和居留签证共有328份,另有60份签证被拒。559888423661729

新西兰移民局称,被拒的签证大多数是因为“对其来新西兰的真实意图有所顾虑,以及对该机构在就业和移民法相关的合规行为有顾虑。”

移民局证实正在积极调查与该寺庙相关的多起控诉,但称无法提供细节,因为担心“影响调查公正”。

移民局合规主管Steve Vaughan说,无法讨论当前的调查,“但我们会严肃对待这些控诉,鼓励大家站出来提供更多信息。”

寺庙主席Ranbir Singh Sandhu说,正在与移民局全力合作,称这些控诉都与前任主席Rajwinder Singh任期相关。

Rajwinder Singh拒绝评论,其律师Lester Cordwell说:“对与这些控诉相关事宜,无可奉告。”

Stuff与该寺庙担保的六位申请人聊了聊。所有人都称寺庙的高级官员违反了移民法,而且他们都说来新西兰之前,寺庙劝他们填空白文件,然后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协定。

这六个人都指认了寺庙的一位印度官员,名叫Paramjit Singh Lally,说是这位寺庙官员让他们签的空白文件、在印度做各种安排,以及向他们要钱。

Lally在挂掉Stuff的电话之前,说这些控诉“完全是胡说八道。去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而且他是在Stuff书面请求的截止时间才回复。

四名控诉的人说,总共被收取了21000纽币,用来换取居留签证,但最终签证并没得到落实。

他们还说,虽然表面上寺庙让他们给寺庙的基金会工作,但实际上他们做的却是农场和摘果子的活儿。

还有两人说因为该寺庙声称他们与寺庙达成协议,要为该寺庙在德里的大谒师所(gurdwara,锡克教徒的礼拜场所)免费工作六个月,两人就这样因民事官司还被告到了印度法院。

Stuff今年五月还报过一起ERA官司。案子的控诉人是该寺院曾经的一名志愿者教职人员。他是印度人,名叫Tarsem Singh。他说,寺庙给他弄了一本假护照,让他做寺庙的免费勤杂工,但寺庙方面否认这些控诉。

Iqbal Singh也在该寺庙做过志愿者。他联系Stuff,说看到过Tarsem Singh干活。他说有一次晚上10点的时候看到他在刷天花板,还见过他在寺庙的幼儿园做些修理工,还说Tarsem被寺庙官员兜售了一个“虚假的梦”。寺庙主席Ranbir Sandhu说,不认识Iqbal,并且坚持否认Tarsem Singh的说法。

Tarsem Singh还在等待ERA的排期。他的移民中介是Tuariki Delamere,他还在等待是否将被驱逐出境的决定。他之前与一个朋友租住在寺庙所有的一个租赁住宅里,但对方称该住宅已被出售,所以租约也终止了。251150530283768

Manjinder Singh现在已经是新西兰公民了,有自己的盖瓦生意,所以他并不怕站出来;但他说,知道有些人太害怕所以不敢站出来。

2002年,他与另三名志愿者教职人员一起来到新西兰。他说,一开始三个月的签证,收了他40万卢比(按当前汇率是7700纽币)。

他说,当时被告知这个签证会过渡到居留签证。他说,后来才知道,因为寺庙续签太晚,他两次签证逾期。

他说,他也做一些夜工,但主要是在Pukekohe的一些农场打工收现金来过活。寺庙也会唤他去做一些免费的劳力。他提到,来新西兰之前被要求签了一份空白文件,条约是之后才写上去的。

Darshan Singh是在2002年9月来的新西兰,一开始也是三个月的工签,其中写着该寺庙为雇主。他相信自己的签证续签过两次,但移民局表示否认,后来他非法滞留了两年。他说,他在Tauranga的奇异果农场打工(拿现金)的时候,寺庙扣了他的护照。他说,一同来的三个人护照都被扣了,虽然他们数次请求把护照给他们。他说自己的护照是在误寄给移民局之后才最终拿到的。他说,每个人都被要求付11拉克(Lahk,十万),也就是大约21000纽币;但他不肯付尾款,最终只付了7拉克。

他称,寺庙许诺一年内给他办居留签证,说流程是先续签工签两次,然后转成居留签证。他还声称高级寺庙官员Paramjit Singh Lally让他签了空白文件。2005年,Darshan因“非法滞留新西兰”被驱逐出境。

Gurdeep Kau Walia和父母、两位兄弟一起在2002年8月来到新西兰,拿的是为期一个月的限定签证。她说,行程是寺庙安排的,当时刚好要建一个新的建筑。

她说家人付了钱来搞定居留签证。但到了之后没几周,寺庙的官员就承认了,说他们的短期签证不大可能续签。她还提到,签证时Paramjit Singh Lally在印度安排的,一家人离开印度之前都签了空白文件。

Gurdeep还说,自己被告知来新西兰可以读书,可以去上学。“但来了之后才发现什么都没有。”

她相信来的人都被要了钱的,“完全是生意。”

她说,当时问寺庙官员“我们要怎么办,对方说‘你们去工作’。”一家人就这样当了采摘工人,直到2004年。

四个月后,她说寺庙请他们去观光,结果移民局的人出现了,抓了她母亲和兄弟中的艺人,但第二天他们都被释放了。

2004年,父亲给她安排了一桩婚事,他们申请了配偶签证,但因为她非法滞留申请被拒。她透露,寺庙告诉她应该回印度,回了护照,然后让寺庙以新的身份给她安排一个新护照。

结果父亲给她安排了一桩合法婚姻,她回了印度完婚,然后以配偶身份重新回来新西兰。其中一位兄弟跟一名新西兰人结了婚,生活在新西兰。其他人都被驱逐出境,现在还在印度的旁遮普。

她说,以为移民局给全家人申请了避难遭拒。但移民局说她是在2004年10月自愿李静,到2009年4月以配偶居留签证重新入境。

这三人都提到寺庙经常扣留被担保人的签证,也都提到2003年至2005年间移民局多次突袭驱逐至六折。

Gurdeep的父亲Sukhminer Singh Walia是在家乡旁遮普跟Stuff通的话。他说,给Paramjit Singh Lally付了20拉克(约合38000纽币),来给一家人版签证,但到新西兰之后,对方又继续伸手要钱。

Rafal Singh和Brahm Pal Singh是在2018年1月拿着宗教工作签证来的新西兰,2019年10月回到了印度。

两人都说,寺庙声称他们欠了钱,必须通过给在德里的谒师所免费劳动来偿付。

Stuff拿到的法庭文件显示,Paramjit Singh Lally声称Rajan欠他8万纽币,而Braham Pal欠了9万纽币,还附有手写的单页合同,其中写着欠款及承诺还款条款。

Rafal以及Braham Pal的妻子Surjt Kaur说,两人都签了空白文件,后来被捏造成欠款及劳动偿付合约。

Surjt Kaur说,两人在离开印度之前,已经在德里的寺庙里免费做了六个月的工。Rafal以为寺庙会为机票、签证买单,却没想到自己被要求付了10万卢比(也就是2000纽币)。

在寺庙里,做礼拜的人可以直接给寺庙捐钱,也可以往教职人员的桶里给钱。但Rafal说,教职人员只分出四分之一的钱给他们,也就是三个人分四五百纽币。

该寺庙基金会的主席Ranbir Singh Sandhu说,自己在任期间并不记得有这样的人在寺庙工作过,所以无法评论。

该寺庙基因会创立于1989年,拥有位于Great South Road 100号的金色谒师所(寺庙)。此外,在英美加澳都有分枝。

基金会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其经济状况良好。2019年至2020财年,营收935000纽币,其中420000来自做礼拜的人的捐赠,创下467000纽币的盈余。

此外,还有970万的累积基金和1600万纽币的资产,其中包括寺庙本身以及多处租赁房产。另外,账面显示对海外分支有400万的债务。另有两个教育基金会经营着两个幼儿园,共有87名儿童,共有160万纽币的资产和100万的资金。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的留言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

· 天维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天维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天维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天维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
×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