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昌案|庭审搁置 陪审团被解散 俩被告还押候审

作者: Jackie Shan   日期:2021-08-03 16:03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stuff  
分享到:
邮箱:

本案的庭审环节将持续数周,后续相关消息将在本帖滚动更新,请刷新查看。

2021-08-03 15:54:04 RNZ消息

王宝昌(Wang Baochang)谋杀案的陪审团被解散,新的审判将会搁置。

赵建奇(Zhao Jianqi)和顾志成(Gu Zhicheng)被控于2017年8月谋杀王宝昌。

王宝昌失踪两年半之后,尸骸在北岛中部的水泥中被发现。

控方称,顾在赵的指示之下,谋杀了王宝昌,其他人将王宝昌抛尸几百公里之外。

两人(赵和顾)均否认与王宝昌之死有关,两人的律师均称控方的案子完全建立在他人一面之词之上。而这个人就是朴彦龙(Piao Yanlong),被告律师称朴撒谎。

三名男子已经对协助藏尸表示认罪,分别是Yu Gaoxiang 、Piao Yanlong以及Zhang Yuzhen。

经过一周的举证,法官今日Graham Lang解散陪审团,但原因不可报道。

目前审理搁置,赵、顾二人还押候审,新的庭审日期还未定。


2021-07-29 16:31:42 Stuff消息

根据庭审消息,警方一开始曾使用直升机在荒芜的Desert Road附近定位埋尸点。

Kerry Baker是与警方高科技犯罪小组合作的专家。他在庭上称,他获得了毒枭(朴彦龙)的手机的权限,对方的Google账户里有去Desert Road附近的旅途记录。

Baker建议行动警方沿着Rangipo Intake Rd搜寻500米的范围。

警探Derek Elima称,2020年8月,Taupo警方拍了无人机去当地拍照,在一片麦卢卡、欧石楠花海中,锁定了一片区域。

“有一条路通过去……起起伏伏的……地面上有个方块,已经有点下陷了,”他说道。

他还描述了警探和ESR科学家如何用木桩在地上标记网格,一开始往下挖了100毫米,然后又挖到200毫米。

Elima说,挖出的每桶泥土都过筛了,发现了水泥块和小段绳子,之后警探才发现了人类骨骼遗骸。

警探和科学家们仔仔细细挖了三天,才找出所有的骨骼,并记下发现骨骼的位置。

Elima还透露,骨骼埋在水泥里,填埋的洞穴大概是1.5米深,1.5米宽。警方用泡泡纸包裹骨骼之前,给每一块骨头都拍了照。

交叉盘问环节之后,赵建奇的律师Ron Mansfield QC与警探Elima就一系列犯罪事实达成一致。其中包括,就在控方提及的王宝昌被杀的前几天,朴曾去奥克兰西区的一家Mitre 10,购买了6包25千克重的速凝水泥。

Elima并不能判定这是否与埋尸地的水泥数量一致。

Mansfield还指出,朴在Ponsonby的一家Mitre 10购买了30米长的绳子。

但Elima也无法判定这绳子与埋尸地残存的一小截绳子是否是同样的。

掘出残骸两天之后,Dr Lilak Kesha验了尸。

他说,除了手脚的小骨头以外,身体其余的骨骼是完整的,但腐坏严重,且已经部分干化。

Kesha法医说,头骨上至少有三处钝伤,牙齿被敲坏,下巴有两处裂损,其中一处裂损表明遭到一记上勾拳。他还提到,这些都不是致命伤,但是在死亡之前不久才遭遇的。

Kesha称,因为没有软组织,所以无法确定是否有瘀伤或刀伤。他对骨骼做了CT扫描,发现骨骼上没有刀痕,无法确定死因。

在交叉盘问环节,Mansfield告诉Kesha,朴会举证称有一把长达30厘米的军式匕首,凶手用这把匕首捅了王宝昌至少30刀。

“要是骨骼上没有刀痕,岂不是很异乎寻常?”他问道。

Kesha回应称,有可能王宝昌被捅的位置是在肚子或者肋骨附近的软骨组织上,所以骨骼上才没留下刀痕。

庭审还将继续,请持续关注。


2021-07-29 16:01:48 RNZ消息

24岁的Yu Gaoxiang因协助埋尸,并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对凶杀案缄默不语,被判处十九个月零两周的监禁。

王宝昌的残骸于2020年在Desert Road附近被发现。

2017年王宝昌的尸首被迈进Desert Road附近的水泥中时,Yu Gaoxiang曾帮忙“探路”。

警方收到风声之后,抓捕了五个人,其中一人去年带警方去了Desert Road的埋尸地点。

周三上午,来自中国的Yu表示认罪,此前他已经因毒品相关罪行在监狱服刑,释放之后将会被驱逐出境。

控方律师Joanne Lee表示,Yu努力掩盖王宝昌之死是“有意为之”。

她说:“他从没去报过警。”

但Yu的律师Gary Gotlieb说,Yu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在这个国家迷失了自我。”

“(埋尸)归来,他吓得超了速,被警察拦下来。”

法官Edwin Wylie提到,自2017年以来,Yu五度上庭,目前因毒品相关罪行正在服刑,刑期是六年,而且还在戒毒。

他说,(当时)Yu驾着“开路车”,后面的车上载着一个冰柜,里面装着王宝昌的尸首。

法官说:“看到死者的时候,你吓坏了,虽然不愿意,但依然觉得有帮助朋友的义务。”

法官Wylie还说,Wang(可能是原文笔误,按逻辑应该是Yu)“是在好朋友的帮助下才伸出援手”。

法官提到,Yu还告诉官方,被捕的时候松了口气,说尸体所遭遇的一切简直“不真实”。

法官Wylie称,此案对王宝昌的家人造成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王宝昌还有两个孩子,他父亲听说儿子的死讯之后犯了心脏病。

“他很难接受儿子已经死了的事实,吃不下、睡不着。”

法官称,Yu再犯事的可能为中等,他所犯的罪是有预谋的,而且“相对严重”。

法官表示:“他犯的罪没有减刑因素。”




2021-07-27 14:29:05 Stuff和NZHerald消息

王宝昌案庭审还在继续,更多细节浮出水面。

Guang Xiu Zhu(音译,朱秀光;也叫Susan)是王宝昌的前妻。她在奥克兰高院透露,前夫的一个朋友给了她1万纽币,让她别再找孩子父亲了。她说,这位给钱的朋友说前夫欠了人钱,跟女朋友跑路了。

朱说,自己是在SkyCity赌场跟王相识的,俩人都在那里工作。最终两人结了婚,育有两个孩子。

朱说,王宝昌身体健康,有1米82,高中还打过橄榄球。

后来王宝昌种种遮遮掩掩的行为,导致两人婚姻破裂,最后他离开了朱,朱和两个孩子完全不知道他的下落。

朱还提到,有一次,王宝昌缺钱,于是说服朱,让朱把自己母亲的奔驰车当掉。朱的母亲之后还自己赎回了车。

她说,王宝昌消失一阵子之后,他朋友朴彦龙来到她家,给了她10000纽币。

“她说这个钱是王宝昌的,还说王宝昌欠了人钱,跟女朋友跑路了,不打算再回来。”

朱说,她后来还继续在找前夫,给前夫发孩子们的照片,但一直没收到回复。

孩子们也会发消息去,“就说:‘爸爸,如果有一天你能回来看我们……请别忘了我们。’”

当她说到儿子尤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时,朱语带哽咽。

她还提到自己也跟王宝昌的另一个朋友在联系。这个人被称为“少爷”。

庭上,朱还被问道王宝昌有没有承认贩毒和嫖娼。

朱说:“是吵架的时候说的。当时我们都很气,所以我确定当时说的话算不算数。”

她还提到,王宝昌有一次说自己很物质。

“他说:‘我怎么会取了你这样一个这么看重钱的人?’”

控方称,被告赵建奇是一个制贩毒的中国移民团伙的首脑人物。

房产经理Cherie Lamb说,王宝昌的房租是850纽币一周(两室),一开始完全没什么问题。231166653497689

据法院消息,王宝昌离开妻子之后,搬进了Symonds St的一套公寓。

Lamb说:“租约签的一年,但没住到一年。”

2017年9月就没人交租了,所以Lamb去看了一下。

她告诉陪审员们,门锁换了,最后她进去之后发现房子基本是荒废的。

“墙上的开关都扯下来了,排风扇也被卸了,据我所知墙被刷过,地毯也换了。”

公寓里一片狼藉,没法住人,里面还有些垃圾,还有些餐具和食物。

她还提到,房租停了之后,房东对房产中介很不开心。


2021-07-27 09:22:26 RNZ消息

赵建奇(音,Jianqi Zhao)和顾志成(音,Zhicheng Gu,也叫Michael)均面临2017年8月谋杀王宝昌的指控。

庭上得知,王宝昌尸体腐烂得太厉害,连病理学家都无法确认致命伤是哪一处。

该案中,已三人对协助藏尸表示认罪,他们分别是Yu Gaoxiang、Piao Yanlong(音译,朴彦龙)和Zhang Yuzhen。

王宝昌受害近四年之后,这场庭审才终于开始。

赵建奇和顾志成的辩护律师称,控方的案子太倚重“成功而有说服力的骗子”的话。这是指Piao Yanlong,该案也是朴捅出来的。

顾的辩护律师Julie-Anne Kincade QC称:“他(朴)跟各种人撒各种谎。他还对警察撒谎,可不是一次,是好多次。”

顾否认与王宝昌之死有任何关系。

控方透露,王宝昌的婚姻在2016年开始崩坏,他开始赌博、吸毒、嫖娼,与妻子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还开始跟一些朋友制作、贩卖冰毒。控方称这个团伙是由赵主导的。

控方David Johnstone称后来这个团伙开始出现嫌隙。

“王宝昌至少犯了一次致命错误……他要么是想在贩毒登记上跨国赵,要么想在行动中把赵排除在外,或是跟制毒师傅乱搞,或是偷赵的原料打算自己制毒。”

控方接着表述,所以一天晚上,赵的同伙引诱王宝昌去西区Massey的一所房子。房子里一伙人在等着他,其中也包括面临谋杀指控的顾。

“赵一声令下,手下就把王宝昌绑在了椅子上……顾拿刀砍了王宝昌的手臂、胸膛和肚子。”

Johnstone接着说:“他的上下颚和牙齿都被打坏了。血溅得满地都是。”

他还概述了作案团伙如何在西区、Coromandel等地寻找合适的藏尸点,最终决定埋在北岛中部。Johnston还说,他们用漂白剂清洗了杀人现场,清除了证据,还清空了王宝昌的公寓。

两年半之后,王宝昌的尸首才被发现,离奥克兰他被杀的那个房子好几百公里远,远在Rangipo Intake Road和Desert Road的一条辅路旁边。

要不是其中一人承认抛尸、给警方报了信、讲了发生过的事,那么王宝昌的尸首可能还会继续留在那里。

这个人就是朴,他现在是控方证人。他告知庭上,自己是被要求协助藏尸的,之后就被卷入了贩毒的事。2018年警方在Mt Albert扫毒时,朴被捕。

朴曾是王宝昌的朋友。王宝昌婚姻破裂之后,曾跟朴及其家人一起住过。控方称,王宝昌借了朴的钱没还,双方生了嫌隙。

就在监狱服刑期间,朴联系了警察,讲了王宝昌的案子,自首的同时,实际上也牵出其他涉案人员。

赵的代理律师Ron Mansfield QC称,控方的案子安全建立在朴的说辞上,但朴本人根本不可信。

Mansfield说:“朴是个什么人?他放高利贷、开妓院、贩冰毒、是个有说服力的说谎精。”

Mansfiled说,赵根本就跟王宝昌之死没有关系,朴通过撒谎来得利。

顾的代理律师Julie-Anne Kincade QC更直白。

她说:“朴就是个撒谎精……在那么多事上,撒了那么多谎,一次次撒谎。”

“除了朴的说辞以外,没有任何证据能定顾的罪。朴说的顾的事全是谎言,是荒谬的弥天大谎。顾根本就没捅过王宝昌,也没有以任何方式杀害王宝昌。”

本案的审判有陪审团列席,将持续四周,法官是Graham Lang。




【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  “华人男子王宝昌被杀埋尸”一案,第二阶段庭审开始。周一(7月26日)检方在法庭陈述中称,一名制毒集团的老板在怀疑冰毒丢失后,下令干掉了王宝昌。

原文:Desert Road murder case: Bao Chang Wang killing was 'ordered by drug ring leader'

113087295221075


在当天的庭审期间,两名被告顾志成(音,Zhicheng Gu)和赵建奇(音,Jianqi Zhao)否认在2017年8月杀害了王宝昌(英文名Ricky Wang)。王失踪两年多后,其尸体于2020年初在北岛中部Desert Road附近一个无标记的浅坟中被发现。

本案刑事检控官David Johnstone在奥克兰高等法院对陪审团做开场陈述。他称,赵命令顾执行了这次谋杀。随后,他下令清理案发现场,处理王的尸体。

Johnstone称,王宝昌曾在天空城赌场工作,期间他于2011年认识了后来的妻子。这对夫妇后来生了两个孩子,但二人的关系很不稳定。

在一次争吵中,王告诉妻子自己一直在赌博、嫖妓和吸毒。两人关系逐渐疏远,王宝昌开始与赵建奇一帮人混在一起,通过制售冰毒满足自己的花销。

“到2017年8月,王宝昌犯了至少一个致命错误。 他要么试图绕过赵联系(冰毒原料)供应商,将赵排除在外。要么为赵制作冰毒时,使用赵提供的伪麻黄碱,成品和原料数量对不上。他可能损耗太大,也可能偷走了部分原料为自己制造冰毒,满足自己的嗜好。”Johnstone说。

他告诉法庭,在这种情况下,赵建奇(也被称为六叔或六哥)下令谋杀王宝昌。

766929874198211

Johnstone说,赵随后给顾志成打电话,让他执行这次行动。后者当时在奥克兰西区的Massey租了一套房子,并在那里制造冰毒。

检方称,之后王宝昌被诱骗到这处出租屋,然后被绑在厨房餐厅的椅子上。顾殴打他,打断了他的下巴,打掉了他的牙齿,然后用刀将其杀死。随后,赵建奇给另一名同伙,妓院老板朴彦龙(音,Yanlong Piao)打电话,让他处理王宝昌的尸体。

检方称,赵让他去自己在Crowne Plaza酒店的房间,他在那里掏出一把枪。Johnstone称,赵之所以让朴来帮忙处理尸体,因为他也是王宝昌的朋友。另外他还找了两个人来帮忙。

他们把王的尸体装进一个冰柜,然后放入一辆面包车。他们开车在Coromandel和奥克兰西区的Piha转悠,最后决定将尸体埋在Desert Road的路边。

之后,一行人驱车前往Rangipo Intake Rd的一处地点过夜,次日返回奥克兰。“当他们把过程告诉赵先生时,后者让他们回去挖第二个坑……一个更深的坟墓。”Johnstone说。

法庭了解到,为了掩盖作案痕迹,王被杀害的出租屋里沾满血迹的地板都被更换,有血迹的地方用漂白剂清洁。

朴彦龙被捕后告诉警方,他事后接到命令,给王宝昌的家人打电话,制造他还活着的假象。后来警方在朴位于Mt Roskill的家中发现了冰毒等证据。

之后,赵在奥克兰西区一家酒店被捕,警方在那里发现了一个Gucci单肩包,里面有他的手枪。

Johnstone说,赵的被捕意味着他对朴的“控制”松动了。朴在监狱内与警方取得联系,供述了关于那次谋杀他所知道的事。

获得了朴的手机后,探员根据谷歌数据,发现他去过王被埋尸的地点。王死后不久,在赵的手机上还有一张照片。

对于检方的陈述,赵的律师Ron Mansfield称是“可怕的编造”,称这些内容建立在朴提供的证据,称朴是放高利贷者、妓院老板和毒贩,证言不可信。

“他是一个有说服力的骗子和狡猾的机会主义者,”Mansfield说,朴在欺骗警方,现在又欺骗陪审团,“朴先生对忠实、可靠不感兴趣,只对自己的利益感兴趣。”

顾志成的律师Julie-Anne Kincade QC则称,朴向包括警察在内的很多人撒了谎,顾没有杀害王。

本案第二阶段庭审预计将持续5周。

522876516900139

2017年被杀害的华人男子王宝昌

王从2017年失联,他的家人一直以为他在国外。

事实上,朴对这起案件的侦破起到了关键作用,正是在他的帮助和指认下,警方才在Desert Rd找到了埋尸地点。发现尸体后,警方发起了代号为“Quattro”的调查行动,之后陆续有4人被捕。

朴是此案第一个被定罪宣判的人。他已经因为多项涉冰毒犯罪被判处4年监禁,这起杀人案又给他带来14个月的刑期。他的律师上诉称,考虑到他的犯罪次数,加上帮助警方抓获了其他嫌疑人,应该再缩短量刑。

在本案的第一阶段庭审中,有两名被告被控协助谋杀,据悉两人均为男性,年龄分别为29岁和23岁。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的留言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

· 天维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天维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天维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天维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
×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