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中餐厨师:47岁辞职来纽,收入比新加坡高一倍
天维专题

  • 新西兰总理生娃

    新西兰现任总理Jacinda Arden于2018年6月21日下午4.45分成功分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体重3.31公斤。这也是Jacinda和伴侣Gayford的第一个孩子。

  • 2017新西兰大选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大选投票结束。经过紧张的计票,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胜出,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必须联合小党执政。

0 1
往期专题

政府要加强家庭日托监管!钻空子领钱的请收手

作者: RyRy   日期:2018-08-29 09:22 阅读:  来源:新西兰微财经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 综合stuff Newshub】家庭日托领域即将迎来政府加强监管,蔓延其中的乱象预期会得到整治。

这篇题为“家庭日托面临更严格监管”的报道昨天见报,部分了解内情的家长读起来会更明白。

这两年在政府资金扶持下,家庭日托在新西兰如雨后春笋,同时也出现不少发展中的问题。

要了解这一点需先了解新西兰托儿机构种类。

幼儿园(Kindergarten)

Kindergarten属于公立系统,对老师资质要求最高,必须是有国家资质,教育水平也相对较高。但缺点是Kindergarten上课时间短,所以虽然费用低廉,但对双职工家庭来说时间上很难适应。

教育和日托中心 (Education and care centres)

就是大家最常见的Care Centres,相当于托儿所,属私人机构也有教会和社区办的。大约一半的老师是有一定资质的。日托中心费用不低,但家长可申请部分政府补贴,全职上班的家长多数把孩子放日托中心里。

家庭日托服务(Home-based early-education)

作为对上述两种形式的补充,家庭日托这两年兴起,得益于政府资金扶持。家庭日托对教师资质要求相对最低。一个家庭日托最多可以带4个孩子,并根据孩子数量向政府申请补贴。

去年,新西兰一共有超过1.8万名儿童在家庭日托照料下(而2000年时仅有8937,成长速度超级快 ),大约相当于早教系统儿童的9%。

家庭日托一年政府补贴总额为1.56亿元。


快速发展的家庭日托产生了诸多问题

包括但不限于:

利用监管漏洞多申请政府资金 

已经曝光了好几起,overbilling就包括虚增人数,向政府领取超额补贴,在审计出来后,便强调是“无意的错误”,但监管方认为是故意的。

2015年,一家家庭日托被曝多领了20万,但却没有被刑事指控,有人说法律存在漏洞。

教育部监管中发现,同一个儿童被使用不同姓名,注册2遍,以多领教育资金。媒体调查还发现,还有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被注册。

2017年,有华人作为业主的家庭日托因“屡教不改”被吊销执照,而园长则反指监管方“搞歧视”,专整“华人和印度人”。

但综合统计显示,家庭日托冒领政府补贴行为的查获比例,比其他类型托儿服务高3倍,这是事实,也无法否认。


教育质量标准堪忧 

内阁文件显示,70%的家庭教育工作者没有幼儿教育资格,虽然他们按规定受合格教师的监督,但监督标准不一致。

因此,这份政府文件认为,家庭日托现在不太可能达到最低标准——无论是与课程,健康和安全有关,还是与教师-儿童比例标准等特定的监管标准。

这也就是导致了截至2018年7月23日,有13%的家庭日托服务曾被要求整改或暂停执照,而其他早教托儿服务类型,出问题的比例只有约3%


雇佣标准偏低且存疑 

由于监管较松,在家庭日托的雇佣队伍中,出现了大量非正式的“合同工”

合同工可能是家长,或者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是其他在家带孩子的主妇。

这种合同工大量出现在家庭日托的雇佣队伍中,使政府产生了两个担心

第一,合同工又普遍把电费等其他“看护成本”申领回来,这个过程难以完全得到监管;

第二,合同工也可能从园方那里拿的薪酬计算后不到最低工资,这种情况也不合情合理。

有不少家庭日托的托儿所基本上把政府的funding全部吃下,只用家长交的费用部分,去支付那些帮忙带孩子的合同工,造成后者处于被压迫状态(当然很多是自愿的)。


综上所述,就是这次出台“加强监管讨论稿”的大背景。

8月9日,教育部提交了这份重审家庭日托讨论稿(Review of home-based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Release of discussion document Proposal)

目前详细内容已经公开,以下只做摘要解读。


近期新西兰媒体报道的时候,用了overhaul,也就是要大修、重新洗牌的意思。

这次重整从文件中看,有2个重点:一个是质量,一个是钱。

讨论稿的几个主要建议,拎出来看看:


将合同工制改成正式雇员

这显然是为了让家庭日托经营者的资金运行更加透明,那些帮忙带孩子的一旦成为正式雇员,就不再是contractor,就必须有清楚的打税记录而且不能低于最低工资。

同时这也让家庭日托对家长更透明。

现在很多家长还不知道家庭日托用他们孩子的名额去领了多少的补贴,导致有些家长可能承担了过高比例的日托费用。在政府讨论稿中这么说的:“The Ministry has observed that some providers do not generally make parents aware of the ECE subsidy, nor the level of subsidy their child generates across both 20 hours ECE and the ECE subsidy."园方在这方面不够透明,有的家长也就不明不白地交钱了。


提高家庭日托照料人资质

讨论稿建议所有家庭日托的照料人需要有早教level 4证书,并提高监督教师的访问频率至一周一次。

目前的要求偏松:虽然也规定了监督的合格教师必须访问家庭日托机构,但家庭日托中70%的照料人没有资质。

讨论稿认为,如果没有资质,就谈不上教育水平。而未来的目标是,新西兰所有早教部门的水准应区域等同或类似,这样才能向家长交代。


提高监管频率

讨论稿还建议给予Education Review Office的官员进入家庭日托检查的权力。这同时针对上面说的“质量”和“钱”,甚至会检查是否家长被家庭日托收取了不该收取的费用。

另外,提议中还要求所有家庭为基地的日托中心,应该向教育部报告期收支状况,以及向家长报告其孩子的补贴状况(每个名下收了多少,怎么使用的)。


更严格控制孩童数量

现在不是要求一个家庭日托最多可带4个孩子吗?以后的规定是要把其他孩子——包括家中是否有其他6-13岁的孩子,以及照料人自己的孩子——也计算在4个之内。

……


主要就是上面的几条,

你是否闻到了浓浓的监管气息?


目前,这个讨论稿中的措施,正在按步骤准备上路,现在教育部已经公布了加强家庭日托监管的讨论稿,相关信息的官网地址https://conversation.education.govt.nz/conversations/review-of-home-based-early-childhood-education/changes-suggested-for-home-based-ece/

从现在开始到9月24日,是公众意见咨询期。

在公众意见咨询期内,行业人士或者普通选民均可以到这个网页https://consultation.education.govt.nz/ece-homebased/home-based-ece-detailed-submission/ 提交您对于上述监管建议的意见。

未来将根据公众反馈,修改上述建议后,出台最终执行版本。

毫无疑问,家庭日托领域监管缺失的情况,即将得到改变。

如果这件事情能够做成,也算是新政府在教育领域做了一件好事。



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


775491158096338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新闻视频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
为新西兰中小商家提供微信生态推广的一站式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