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Seymour:别让言论自由在民意裹挟下被政客夺走

作者: David Seymour   日期:2019-05-16 11:53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5月16日报道 援引Stuff消息  基督城恐怖袭击后,政客与媒体一直都十分关注枪支管制立法以及社交媒体公司上的“仇恨言论”等问题。近日,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在Stuff上发表时评,就仇恨言论及言论自由等问题进行了观点阐述。以下为Seymour观点。

730988520902830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资料图片 Skykiwi)

除了枪支问题,3月15日的事件也引起了政府对另一个问题的关注,这个问题对每个新西兰人都有更深远的影响:我们是否需要一部新的法律来限制所谓“仇恨言论”被用来指向特定群体?

周三,绿党国会议员 Golriz Ghahraman 声称,仇恨言论直接导致暴力问题。这个论点是站不住脚的。即便是支持更严格舆论管控立法的海伦·克拉克也承认,就算保护宗教不受仇恨言论的影响,也无法阻止基督城恐怖袭击。她的基金会的一份报告说,“很难在网络仇恨言论和暴力行为之间建立因果联系。”

Ghahraman 提出的另一个观点是仇恨言论可以被客观地定义。但这不是真的。公证的批评和仇恨言论之间的界限取决于观点的不同。

奥克兰理工大学的Paul Moon教授认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清晰地定义仇恨言论。这意味着公民将不知道“语言犯罪的界限从哪里开始”,从而间接地开始自我审查。对所谓仇恨言论进行立法将产生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影响。

不过,Ghahraman 和海伦·克拉克在谈到德国对社交媒体的处理方式上面观点是一致同意的。在德国,如果社交媒体公司不能快速删除有害内容,将依据《网络强制法案》处以高达8000万的罚款。人权观察组织认为,这项法律含糊其辞,有失偏颇,把私营企业变成了过分热心的审查员。联合国言论自由报告员指出,这项法律与国际人权标准不符。

所以,这不是新西兰应该走的路。

Ghahraman认为新西兰应当依据《人权法案》来保护宗教。但宗教与种族是两个概念,种族是不变的特征,而宗教是一套观念。将宗教列入人权法案保护范围并不能减少暴力,只能限制人们对宗教的反思辩论以及批评。

为什么我们要抵制这种侵害言论自由的行为?为什么它如此重要?

言论自由有其内在的价值。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生活,但如果我们不能告诉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呢?尊重每个人的个人权利,人性与道德要求我们允许任何人自由地表达自己。

通常情况下,一个观点的产生是由另一个观点引发的。但根据“反仇恨言论法”,它是由国家权力来定义的。民众只能希望他们的观点是被政府所认同的。英国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女性在推特上将一名变性女性称为男性后,被判入狱7小时。

几周前,总理Ardern曾被问及她提倡的反仇恨言论是针对什么。总理回答说:“当你看到它时,你就知道(这是仇恨言论)了。”这是很危险的,对仇恨言论的定义非常主观。

我们的《有害数字信息法案》以及《人权法案》已经在一些方面主观地定义犯罪或侮辱,我们需要取消这种带有主观限制的法律。

言论自由只能不断加强,而不是削弱。我们必须明确指出这一基本价值观。这是个体自由权利能否得到有效保护的关键时刻,政客以及部分人希望封掉他们不喜欢的言论,因为他们知道借着基督城恐袭的事件热点能够裹挟足够的民意来促成这件事。

新西兰人必须反击任何进一步破坏这一基本权利的企图。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