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约翰·基留下的大脚鞋,这位年轻的前海军有话说
天维专题

  • 2017新西兰大选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大选投票结束。经过紧张的计票,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胜出,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必须联合小党执政。

  • 2017财政预算案深度解读

    2017年5月25日,新西兰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正式揭开面纱。政府大范围派糖,不仅推出20亿大礼包补贴中低收入人群,还承诺未来几年将在奥克兰建造3.4万栋保障性住房。

0 1
往期专题

朋友圈爆品“脏脏包” 可让新西兰厂家赚翻了

作者: RyRy   日期:2018-07-12 09:41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新西兰媒体近期报道了中国流行“脏脏包”以后,对新西兰生产线的影响。

什么叫“脏脏包”?可能还有不少新西兰华人不知道。

但去年底今年初的时候,“脏脏包”可是在国内朋友圈严重刷屏!就是这款“脏脏”的面包,俘虏了一众迷妹的心。

所谓“脏脏包”可不是真的脏脏的皮包哦。脏脏包正如其名,它看起来确实脏脏的,吃完后满嘴,满手都是脏的,就是用巧克力和面的起酥包。

当时有不少名人,纷纷晒了自己在吃脏脏包:

然后越来越火,很多娱乐明星,也统统抛开偶像包袱!拿着脏脏包各种凹造型~



其实脏脏包就是高级版的巧克力可颂,吃完以后嘴巴和手上会沾上巧克力而变 " 脏 " 因而得名 " 脏脏包 "。

940281646849036

 " 脏脏包 "在朋友圈火了之后,中国各个网红店纷纷加入,做起了这种点心。各种造型不一样,材质差不多的脏脏包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了。


结果你知道吗,谁赚大发了?是远在1万公里之外的新西兰黄油加工厂

连新西兰媒体昨天也专门报道了这件事:新西兰这家厂的黄油生产线都不够用了。

原文链接:Edgecumbe dairy factory increases butter production on the back of 'muddy bun' craze

在新西兰媒体的报道中,把“脏脏包”翻译成了英语“muddy buns”(泥巴小面包)。原来,新西兰恒天然在Edgecumbe有一家工厂,专门生产加工各种乳制品的,规模还不小。

但是自从“脏脏包”在中国流行之后,今年上半年这家工厂不得不重新调整了生产线。

而需要加装新生产线的,是片状黄油生产线。这都是因为“脏脏包”的正宗工艺中,一定要用到这样长方形的黄油片:

在做的过程中,正宗的做法一定是把黄油片敲打或者擀薄以后,夹在面层之间。

如果没有这道工序,那么就不算真正的脏脏包。

结果可想而知,自从“脏脏包”成为爆品之后,新西兰这家工厂产能一下就不够用了。


昨天的报道说,该工厂不得不将其“黄油卷”生产线产能从4500公吨扩张到7000公吨,以满足中国糕点厨师的需求,但还是供不应求。

所以近期正在加装新的生产线,9月1日之后产能就会扩大。

这里说的“黄油片"(butter sheet),是专门给做面包的点心师傅用的,它的生产规格是一公斤一份。

其特点是很方便点心师傅在制作过程中,折叠进面团里,卷进去以后是这样:

然后做出很多层来,经几次起酥,最后才是用刀切出形状,再去刷油烘焙。

Fonterra Edgecumbe乳品厂经理Doug Gerry说,“现在中国的面包师爱它们,所以我们必须调整生产。”

这些黄油卷在Edgecumbe乳品厂生产后,从新西兰陶朗加港出口上海,然后分销给中国的面包房。

“产能扩张项目的建设部分,于5月才启动,因此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快速的转变。”

已经有15家当地承包商,正受雇在完成在工厂里的扩建。

这家工厂目前的雇员是380人。经理Doug Gerry说,恒天然向Edgecumbe乳品厂投了一笔新资金,对当地社区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因为在去年的飓风黛比的袭击当中,Edgecumbe地区是新西兰遭水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当地的商界也认为这笔投资对经济会有不少推动作用。2017年Edgecumbe镇洪水照片,没想到今年有的赚啦!

但是现在的新西兰人,对脏脏包为什么在中国流行,感觉还是有点懵!

新西兰恒天然的一位内部厨师,为了了解到底是咋回事,特地从中国地区复制了食谱,并制作了一个脏脏包,他试了以后发现:

“味道是很丰富。我不知道人们能不能吃下很多 - 它非常甜,味道也很好。”

为了保证蓬松的口感,起酥的过程一定要保证三次左右,每次起酥完成,都要冷藏半小时,起酥和发酵的时间就需要三个半小时,然后才有这种质地:

新西兰恒天然全球食品服务营销总经理Susan Cassidy说,中国市场的事情,太神奇了!

458195943629305

“创新和实验的步伐如此之快,特别是在中国,有些东西一直都在不断变化。有时候,只需点击一下,就可以在网上病毒传播,突然间无处不在,这种趋势就发生了。

“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