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新西兰最富有的私校,持续30年的性虐待

作者: Jackie Shan   日期:2022-09-29 09:13 阅读:0  来源:天维网报道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综合报道】  新西兰最富有的学校,如何成为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性虐案的中心?在男生寄宿学校Dilworth,数百名学生在30多年间遭受了严重的虐待。更重要的是,他们说学校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掩盖持续多年的丑闻。

毁掉数百名孩子一生的富裕学校

发生在私校Dilworth School的系列性侵案,在2019年首次进入警方的视野,之后被曝光。警方发起了名为“贝弗利行动”(Operation Beverly)的调查,抓获并起诉多名嫌疑人。

Dilworth School是一所著名男校,也是一所全寄宿制学校。该校的目标是“接纳困境中的孩子,给予他们教育、信仰和机会”。

虽然是一所私校,但由于非常富有,每个学生都可以免费入学。但是,这所许下如此多承诺的学校,却毁掉了数百名新西兰人的一生。

01.jpg

警方发起“贝弗利行动”调查发生在Dilworth学校的性侵犯罪。Source: Sunday

三位当年的男生讲述自己的遭遇

在沉默多年后,多位曾经在Dilworth上学的男生终于打破沉默,讲述了他们当年遭受性虐的细节,希望学校承担责任。

这宗案件直到近年来才公开曝光。2019 年,警方开始调查这些曾经的学生提出的指控,并发起“贝弗利行动”。

结果在短短3年内,警方已经确定了139名受害者,此外警方相信另外还有96名儿童可能受到性虐待。

02.jpg

警方已经确定了139名受害者和96名潜在受害者。Source: Sunday

其中一名受害者是主播Mark Staufer。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经常出现在新西兰的电视和广播节目中,为人熟知。但几十年来,他一直对自己曾经的遭遇守口如瓶。

“我现在已经50多岁了,可以谈论这些事,但有的受害者甚至没到50岁就自杀了——这对他们是痛苦的回忆。”如今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Staufer说。

Staufer进入Dilworth学校时才9岁。

“我母亲无力抚养我,恰恰在这个时候,她有了选择,显然这是来自天堂的馈赠。”他说,这个选择就是把孩子送到Dilworth学校。

但他说现实更像是地狱。

0.jpg

Mark Staufer. (Source: Sunday)

“Dilworth学校对我来说是恐惧的源泉,我无法摆脱它。如果你被‘单独选中’,那么接下来就意味着充满恐惧的一天和一夜。”他回忆说。

Staufer在12岁时遇到了学校牧师Peter Taylor,他一个充满宗教权威的人。1976年,在圣公会的推荐下,Dilworth聘请Peter Taylor担任住校牧师。

“他似乎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关注我的正派男性,”Staufer说,但事实证明,Taylor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04.jpg

Peter Taylor牧师 (Source: Sunday)

他说,一开始Taylor只是抚摸和亲吻他。“然后很快,事态迅速发展。”他说,“我有一种屈辱的感觉,每次我都认为不会再发生,但并未停止,一次又一次。”

他回忆说,Taylor最喜欢在学校教堂的圣坛上做这件事。

有类似经历的不只是Staufer,现年56岁的Neil Harding也对此记忆犹新。

“我认为他是上帝的人,已婚有孩子。”他说,小时候自己被叫去参观Taylor在学校操场上的家,“他让我坐在房间最黑暗的角落,然后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伸进我的裤子里。”

“我是多么愚蠢,允许这个人靠近我?”Harding说。

05.jpg

Neil Harding. (Source: Sunday)

事后,他在学校的合唱团找到了慰藉,但之后他知道有更多男孩遭受性侵和性虐,这段记忆现在一直困扰着他。

“两个在合唱团的男孩遭受虐待后自杀了。”他说,并强调称学校知道这种性虐待存在,这让孩子们进一步遭受创伤。

“最具破坏性的是,对这些男孩的性虐待本可以避免。学校知道这种事正在发生。”Harding说。

06.jpg

Peter Taylor牧师(Source: Sunday)

Staufer证实了这一点。1976年,他曾向校长举报了这种性虐行为。

“校长称是我的不对,还把我妈妈叫到学校。当时,我还在庆幸要回家了。”他说,“但他们没有告诉(我母亲)发生了什么,只告诉她我行为不端,要受惩罚。”

结果是Staufer遭受了鞭打。然后,校长指派Peter Taylor牧师监视他。

“当然,强奸仍在继续。”他说。

Staufer日复一日地遭受性虐,感到被孤立。他没有得到校长的帮助,所以他想出了一个计划:打电话给当地的报纸,曝光Dilworth学校正在发生的一切。

07.jpg

Peter Taylor从学校悄悄辞职的记录。(Source: Sunday)

但当他打电话时,“一位教师突然闯了进来,从我手中抢走了电话。”

第二天,他被叫进校长办公室,被开除了。

“当我坐进母亲的福特Anglia汽车并离开学校时,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这一切终于结束了。”他说。

文件显示,Dilworth校方在1978年就知道至少有5名其他学生遭到Peter Taylor的性虐。学校声称当时进行了内部调查,但这份报告在多年后被莫名其妙地“销毁”。

这件事从未报警,相反,Dilworth信托委员会会议记录显示,Taylor被允许悄悄辞职。

在担任学校牧师的短暂时间内,媒体了解到Taylor性虐了大约10名儿童。

08.jpg

Dilworth学校的受害者。 (Source: Sunday)

Staufer称,学校故意掩盖了Taylor的罪行,即便过去这么多年,他也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Taylor并没有等到被调查的那一天,他于2012年在Blenheim去世,时年74岁。

警方表示,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很可能会被列入Dilworth学校已被指控性侵的12名男子名单中。

09.jpg

Ross Browne在1990年代接受采访的资料。 (Source: Sunday)

可怕的是,Taylor离开学校后,校方聘请了Ross Browne牧师作为他的替代者,他也成为一名连环性犯罪者。

在1990年代的一部纪录片中,Browne告诉记者:“Dilworth是一个如果你需要它,你可以得到一个拥抱或其他东西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地方。”

但在受害学生的家长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他就是侵犯我儿子并夺走他一切的肇事者。”

现年33岁的Ciarin Smith是Browne的受害者之一,他勇敢地站了出来,讲述自己幼年时的遭遇,“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不想再保持沉默。”

10.jpg

Ciarin Smith. (Source: Sunday)

Smith是Dilworth学校的优等生,是一个成绩无可挑剔的全优学生。

“我记得他很快乐。”Dilworth谈到Ross Browne时说,“他非常友好、热情和聪明。但之后,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更多是在地下室里。”

“地穴”是Browne办公室的称呼,学生们放学后会在那里闲逛。

“在一段时间,那里可能有12个人。我们感到很特别,我们有幸加入这个有点排外的团体。”他说。

但是地下室内有一个邪恶的空间,Browne在那里哄骗男孩们互相亲吻和抚摸,他则在一旁观看。

2006年,Browne突然消失。学生们被告知他因为“健康原因”离开了学校。但实际上,在遭受校方的质问后,他选择悄悄辞职。

11.jpg

主动向媒体披露Dilworth丑闻的一对母子。 (Source: Sunday)

事发后,Smith找到学校辅导员,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我告诉她自己遭受的一切,她却把我转交给SAFE,这是矫正性犯罪者的机构。”他说,这位老师没有为一个17岁男孩提供帮助,却将他视为性变态者,结果给他的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从法律上讲,我不能和孩子在一起,这很难,因为我和比我小五岁的妹妹住在一起。所以,当时她不得不搬到我祖父母家居住。”他说,好在SAFE最终意识到这是个错误,但后果已经造成。

12.jpg

Dilworth学校的资产。(Source: Sunday)

15年过去了,Ciarin的生活状态不错。他已婚,工作出色,与家人和朋友关系密切。

去年,Browne对涉及14名学生的15项性虐待指控认罪。他的一些受害者年仅11岁。最终他被判处六年半监禁。

媒体还了解到,在1976年至2007年间,至少有22名学生向Dilworth学校工作人员讲述曾遭受性虐。这所学校有3年时间知道男生们正在遭受侵害。

今年初,Dilworth信托委员会通过一份事先录制的视频,向当年遭受性侵的学生道歉。

QQ截图20220926124320.jpg

但Neil Harding称道歉远远不够,现在他正组织一场代表约130名Dilworth受害者的集体诉讼。

“(学校)为恋童癖者的所作所为道歉,但没有为他们如何掩盖性虐行为道歉。”他说。

媒体在事件曝光后也在联系Dilworth校方,但并未得到回应。不久后,该校发布了一份声明。

“我们的重点是建立独立调查……和补救计划。”声明称,“我们公开诚实地面对历史发生的性虐待问题。Dilworth学校没有充分确保学生的安全,过去处理性虐待指控的程序也不够充分……我们毫无保留地道歉。”

56岁的Harding表示,该校为每个受害者设定了最高20万纽币的赔偿金额,但不是每个受害者都有权获得赔偿。

Dilworth的资产超过10亿纽币,即使向200名受害者支付最大额赔偿,也不到其资产的5%。

“Dilworth应该卖掉一些财产,补偿当年受害的孩子。”Mark Staufer说,“许多经历过Dilworth噩梦的人一生都毁了。他们需要照顾。”

他正在编写剧本,将自己的故事改编成电影。

Harding则表示,他将继续抗争,直到为所有受害者伸张正义。

“这是一个正义的过程,而不是为了钱。我们想要真相。”他说。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的留言只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

· 天维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天维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天维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天维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
×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