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me>

揭秘新西兰地下捐精链:单身女子到陌生男家受孕

作者: Jackie Shan   日期:2018-11-07 07:51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援引radionz消息 Jackie编译】   在新西兰,一名单身女性要想成为母亲,人工授精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与此同时,一些男性也会选择捐精,帮助单身女性和不孕不育夫妇拥有自己的孩子。于是,他们在Facebook上组建群组,甚至有专门的网站将供需双方连接在一起,一条地下捐精受孕的链条就此形成。

698808368092130

Melissa Maynard通过私下捐精怀孕,生下了孩子    Photo: RNZ / Dan Cook

在南奥克兰East Tamaki的一栋两居室公寓内,整体装修和日托中心不相上下——装点着色彩明亮的玩具和书籍,带有卡通图案的活动桌,6个月大的男婴Emerson正看着他的妈妈Melissa Maynard。

Maynard今年33岁,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来之不易。她在奥克兰博物馆做财务工作,一直未婚,但希望有自己的孩子。总是没遇到合适的人,Maynard一度想找个不爱的人,圆自己的生娃梦。但去年,她发现了一个新的途径:可以通过捐赠精子怀孕。说得更准确些,通过网上联系的捐精者,而不是人工授精诊所,在家中DIY怀孕!

“我在Facebook上一个女性群组里发帖,讲述了自己的烦恼,担心无法成为母亲,这时有人联系上我,说还有其他选项(让我怀孕),她就是靠一名男子私下捐精怀孕的。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也不错。我一直很独立,是一个DIY类型的女孩。”Maynard说。

按照新西兰各家生育诊所的统计,10年前,新西兰存在不孕不育烦恼的人群主要是异性夫妻和同性恋夫妻,他们多数使用捐赠精子怀孕。但从2014年开始,单身女性成为医疗机构人工辅助生育的“主力”,占到新西兰每年靠人工授精生育的300个婴儿的一半。

其结果是,新西兰遭遇了精子库设立40多年来最严重的“精子荒”,申请者要等待18个月到两年时间,才有精子可用。

837713861635402

Andrew Murray医生称,私下接受捐精存在法律和医学风险    Photo: RNZ / Rebekah Parsons-King

但对于一些单身的新西兰女性来说,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她们也不愿意等,在Facebook和网上寻求帮助。好在,愿意提供帮助的男士也不少,而且不要求任何回报。

在一家名为coparents.com的网站上,有超过10万个注册用户,在这里,Maynard找到了合适的捐精对象,一名37岁的专业人士。这名男子发现身边的女性朋友怀孕困难,便主动为她们捐赠精子。另外,新西兰本地也有类似的捐精者论坛,比如NZ Sperm Donors(有492名会员)和一些Facebook群组如Sperm Donation NZ和Egg and Sperm Donors NZ,从今年初创建以来每星期都能吸收10名新会员。

这类带有互助性质的私下捐精行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省钱。在不孕不育诊所,人工辅助生育价格不菲,Maynard自身没有不孕的烦恼,只要有合适的捐精者,是不需要进行人工授精的。

“如果必须去生育诊所,出于财务考虑,我可能就不会生孩子。”她说。

最终,Maynard选择了那名37岁的捐精者。“第一次去他家,我很尴尬。生孩子很难说是一个有趣的过程。”她说。好在经历了两轮月经周期后,她怀孕了。

Maynard的怀孕过程令人好奇。其实,她并没有和那名男士发生性关系,而是采取了俗程“火鸡滴油管法”(Turkey Baster Method)的人工受孕方式,其实就是用滴管,将男性的精液灌入女性体内,是一种传统而常用的人工受孕法。只不过发展到现在,人们不再使用火鸡滴油管,而是用一次性无针注射器(不用处方就能买到)。先将捐精者的精液灌入注射器,然后注入女性阴道靠近宫颈的位置。

809244686811496

医疗机构收费不菲,因此一些女性选择私下人工受孕   Photo: 123RF

通常来说,捐精过程会在女方家进行,捐精者在浴室内取精,然后装在一个小药瓶里,交给女方。有时候也在酒店房间里进行。Maynard说,一些捐精行为甚至发生在公共场所,“你会听说人们在麦当劳会面然后捐精的故事。”她说。

但私下接受捐精也存在风险,比如有的捐精者会要求直接发生性关系,“有不少男性说他们不想人工怀孕(即希望直接发生关系)。”Maynard说,“有人这样联系我,说(直接发生关系)更容易怀孕……但我们知道红线在哪。”

除了人身安全问题,不受监管的地下捐精,使女性、孩子和捐赠者都面临从医疗到法律再到道德层面的诸多风险。

新西兰2004年人类辅助生育技术法规定,所有精子供体必须是可识别的。专家强调,不了解生物学父母的身份或背景,会让孩子感到人生不完整。网上联络的捐精行为不受监管,没有人会确保双方遵守法律。事实上,由于缺乏监管和数据统计,外界甚至无法知道有多少婴儿通过这种方式降生。而且这种行为存在法律风险,比如孩子的母亲向捐精者要求抚养费,或者捐精者主张婴儿的抚养权,咋办?

位于惠灵顿的生育协会医疗主任Andrew Murray称,地下捐精确实存在巨大的风险,最令人担忧的是“血缘关系”风险增加,简单来说,就是乱伦。

“在诊所里进行精子捐赠,我们会限制单一捐精者的生育数量。”他说,“一个捐精者最多可以‘造福’五个不同的家庭,我们将生育孩子的数量限制在12个。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长大后在不知情下交往的可能。”

Murray称,另一个问题是成本。比如他所在的生育协会,首次咨询收费300纽币,对捐精者进行化验需要1500纽币,一次简单的人工授精(如“火鸡滴油管法”)收费1500纽币,更为专业的人工辅助生育,如试管婴儿,每次花费高达4万纽币。

但他强调,花费虽然高,但风险也降到了最低。他们会对所有捐精者进行遗传和医疗测试,并在再次检测性病(STIs)、艾滋病和肝炎病毒以及包括囊性纤维化在内的终生疾病之前进行隔离检查三个月。

“如果你正通过Facebook寻找捐精者,你不会了解对方的病史。”Murray说。

399411459400644

澳洲捐精者Seth Wayne两次来新西兰私下捐赠精子    Photo: vadimgozhda/123RF

但另一方面,一些网上捐精者群组也在避免这种风险。基督城学前教师Clare Fahey是Sperm Donation NZ的群主,今年37岁的她就是靠私下捐精怀的孕,一对双胞胎即将分娩。她称,所有靠这种方法怀孕的女性都会和捐精方签署协议,女性会要求捐精者接受性病检测和其他医学检测。

对于捐精者来说,去诊所捐精需要经过一长串的手续和检查,耗时费力。澳洲私下捐精者Seth Wayne称,从报名到捐精需要等待6个月,“这么久才能帮助一个人,太过分。”他说,今年9月份,他来到新西兰南岛,向两名女性捐赠了精子。Wayne拥有会计学硕士学位,今年初他还到访过奥克兰并向陌生女性捐赠了精子。

至于动机,Wayne称,是因为自己的姐姐就有不孕不育问题。“我为我的姐姐感到难过,所以就想,为什么不帮助有相同烦恼的人呢?我看过一本关于捐精的书,也做过这方面研究。”他说,我向一些女性捐了精,但只确认一人怀孕,还有3名女性消失了,可能让跟多人怀上了孩子。

“Tony Tauranga”声称他是新西兰最“多产”的捐精者,这位42岁的离婚男子称,他的精子在新西兰“创造”了20多个孩子。

无论怎样,私下捐精受孕还将持续下去,DIY受孕生下的婴儿还将增加,风险也将持续累积。但正如Andrew Murray医生指出的那样,“我们不会对他人进行监管,人们在家中的私密环境下做的事就是他们的私事。但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并强调风险因素依然非常重要,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


775491158096338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
为新西兰中小商家提供微信生态推广的一站式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