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青年的“杀手”生意:五万挖眼十万杀人

  日期:2018-10-11 14:39 阅读: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邮箱:

“我们分手吧……”接到女友吴小雅最后的一个微信消息后,王聪聪如丢了魂一样,就在前几天女友来他老家看他的时候,两个人还如胶似漆,怎么转眼间就提出了分手?王聪聪坚信女友是喜欢他的,只是女友父母暂时不同意。

不过,三天后,王聪聪看到了女友与别人的婚纱照,彻底崩溃了,二十岁的他在奶奶面前如小孩一样大哭,并喃喃自语,“如果将来她能回头,即使带着小孩来我也会和她结婚”。

因爱生恨

在2017年案发前,王聪聪大学毕业没多久,在南京市一家教育咨询公司上班。然而他与吴小雅的感情纠葛得从他们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说起。

当时,王聪聪正在与同班同学林莉莉热恋,吴小雅是林莉莉的闺蜜,所以三个人经常一起玩,彼此都非常熟悉。可是渐渐地,王聪聪与林莉莉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之外,根本的矛盾还在于两人的恋爱观念。王聪聪与林莉莉恋爱是为了结婚成家,而林莉莉只是想感受一下校园的浪漫而已。于是,没过多久,两人最终以分手告终。

失恋让王聪聪痛苦不已,周围的同学发现他在短时间内暴瘦了十几斤,以为他得了什么重病,只有朋友吴小雅才知道其中的原委。此后,吴小雅出于关心经常发微信安慰他,一来二往中,王聪聪渐渐发现,一天不跟吴小雅联系,就像缺了点什么,他知道自己又恋爱了。不久,吴小雅接受了王聪聪的求爱。 

恋爱的时光美好而又匆匆,毕业季很快就到来了。等到大四的时候,吴小雅考取了本校研究生,王聪聪决定不回老家常州市,而是打算留在南京陪伴吴小雅,并在南京找了一份工作。事实上,王聪聪的母亲已经在南京给他买下了一套房子,准备给王聪聪结婚用。王聪聪想给吴小雅一个惊喜,想等房子装修好了,就和吴小雅步入幸福的婚姻殿堂。

然而,吴小雅的父母却坚决不同意他们继续交往,他们认为女儿嫁得太远,还是在连云港定居较好。他们知道王聪聪的家庭条件一般,即使能在南京定居,将来势必面对常州、南京、连云港来回折腾的局面。因此,急急忙忙地在连云港给吴小雅安排了一门亲事。

2017年7月底,拗不过父母的吴小雅来到常州与王聪聪进行了分手前的最后一次相聚。回去之后,吴小雅就向王聪聪挑明,说父母着急安排她相亲结婚。王聪聪执意挽留吴小雅,可是吴小雅却很决绝,她很直白地跟王聪聪说,自己已经在连云港相好亲了,对方叫张小强,连云港本地人,家境比王聪聪家好很多,而且,双方准备下个月定亲,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和他联系了。

此后几天,王聪聪整天在奶奶面前以泪洗面。自打16年前父母离异后,王聪聪就跟着母亲和奶奶在一个家庭中生活。母亲为了生计经常在外奔波,他从小到大多数时间都是跟奶奶在一起,当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就把奶奶当成了自己的倾诉对象和情感依托。

虽然那次分手之后,吴小雅已经把王聪聪的微信拉黑,但王聪聪还能看到她的朋友圈。分手后三天,王聪聪看到了吴小雅与一个男人的婚纱照,而这个男人就是吴小雅曾经跟他提过的相亲对象张小强。王聪聪再无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失落和愤怒,他开始疯狂地在网上搜索“雇凶”“报复”等关键词。在他心里有了一个奇怪的思维,是张小强把他心爱的女人夺走了,只要把张小强毁了,吴小雅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网络雇凶伤人

王聪聪猛敲键盘,输入“报复”“挖眼球”“杀手”等关键词,并在别人的发帖留言中看到了多个QQ群号,内容提示,加QQ群详聊。于是,他新注册了QQ号,给自己的昵称取名为“SSSS”,意思是“杀杀杀杀”。

有单子了,这个群马上开始活跃起来。一名自称是血狼的杀手联系上了他,可是等到谈完价格,支付完定金的时候,那个杀手就把他拉黑了。“原来是个骗子”,王聪聪第一回干这种事,又很着急,就上当受骗了。

后来,他又在一个QQ群里认识了一个叫童昌盛的人,这次王聪聪没有急着给对方支付定金,等到两个人聊得不错的时候,他才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挖俩眼球,弄死也成”。

而童昌盛为了证明自己是有组织的杀手团伙成员,称自己不直接接单,可以介绍幕后的大老板给王聪聪,王聪聪把要求告知大老板后,大老板自会安排杀手和他对接,可以事后给费用。王聪聪觉得这样靠谱,于是他用童昌盛提供的QQ号联系上了大老板潘晓刚。

有了童昌盛的引荐,王聪聪与潘晓刚互加好友。潘晓刚很专业地介绍团队的业务,首先要确定客户需要哪种服务,服务项目有讨债、跟踪、捉奸、致残致死等。

“残单”是把被报复对象弄残废,王聪聪说的“挖眼球”即属于这种情况,费用5万元左右;“亡单”即致被报复对象于死地,价格为10万元。王聪聪刚刚工作,没有多少积蓄,在与潘晓刚一番讨价还价后,双方最终商定,挖双眼眼球,3万元成交。

王聪聪还点名要求童昌盛接单,潘晓刚也做了顺水人情,派了童昌盛及姜良程接这笔“残单”。他们与王聪聪约定2017年10月22日在南京南站碰头。

这一日,童昌盛、姜良程一身黑衣黑裤、黑帽墨镜,在南京南站约定地点见面后,王聪聪将张小强与吴小雅的合影、吴小雅家庭住址发给姜良程,微信支付了二人去连云港的交通费用。

当晚,童昌盛、姜良程入住连云港吴小雅家附近的快捷酒店,童昌盛将酒店图片发给王聪聪,要求追加吃住费用,王聪聪微信又支付了500元。

想着杀手明天就能盯上情敌,王聪聪很兴奋,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但微笑中也带着恐惧。

当天晚上,童昌盛、姜良程在快捷酒店呼呼大睡,半夜1点多,睡梦中的二人便被三名便衣警察拽醒。还没等缓过神来,手铐已经卡住二人手腕。原来,江苏的网络警察早已发现了王聪聪的犯罪线索,只等着他们的到来。

不专业的“杀手”

随后,警方先后抓捕了这个网络雇凶案件中的大老板潘晓刚、雇主王聪聪。通过审讯,警方还发现潘晓刚、童昌盛和姜良程等人此前在西安实施的一起网络雇凶伤害案件。

2017年9月中旬,西安城内的小百货店主任玉生上网发现潘晓刚在QQ群发帮人报复的帖子,于是联系潘晓刚,找他报复隔壁另一家小百货店的店主张炳强。原因是任玉生怀疑自己店内近几年发生的三起盗窃案都是张炳强干的。

任张两家多年来因为同行竞争的原因都互不理睬,积怨颇深。而任玉生店内频频被盗,而张炳强家却安然无事,更让他怀疑其中有猫腻,但是苦于没有证据。2017年9月份第三次被偷的时候,任玉生已经忍无可忍。为此,为了报复张炳强,任玉生联系上了潘晓刚,并商定以一万元的价格雇人挖掉张炳强的一颗或者两颗眼珠。

这个“残单”潘晓刚派给了童昌盛、姜良程。当两人来到西安的时候,任玉生提供了张炳强的照片及日常活动时间表。二人跟踪了张炳强两天,发现张炳强对他俩有所防范,没敢再跟踪。

其实,1998年出生的童昌盛、姜良程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他们原本在江西老家,但整天无所事事,又不想去找工作,于是天天在网上搜索发财的捷径。

一次上网的时候,他们在QQ群里认识了招募杀手的潘晓刚,成为了他的“手下”。双方约定,以后每次成功后,潘晓刚提取10%作为佣金,其余90%归二人。但是,当真正接单干事的时候两个人心里也十分害怕。

于是,童昌盛、姜良程又商量了一个计策,在第三天的时候来到张炳强的店里面,趁着没人的时候,对张炳强说,我们是混黑社会的,有人要你一个眼睛,你帮个忙,配合我们一下化个妆,假装眼睛没了,我们拍照回去交差。张炳强看着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青年,以为他们是神经病,就骂着把他们赶出了杂货店。

三天过去了,任玉生看着张炳强毫发无伤,对童昌盛、姜良程两个杀手很不满意,他在私下见面的时候跟他们吵了一架,说他们太不“专业”,骂他们太无能了。

童昌盛、姜良程想想也是,接个挖眼珠子的单子,他们竟然都没有工具,有失他们专业杀手的身份。于是,两个人又去五金店买了一个小锥子和一把螺丝刀,准备在第四天晚上行动。

那天晚上,天色已黑,张炳强一家人收摊准备回家。童昌盛、姜良程相互提醒“专业一点”,准备尾随张炳强的电动车去行动,不料刚刚跟了一个拐角就被发现了,张炳强叫了家里人把童昌盛、姜良程围住准备报警,童昌盛、姜良程两人赶紧趁机逃跑了。

18岁的幕后大老板

“任务”失败之后,任玉生对两个“杀手”更不满意了,可是内心的怨气无法舒展,他决定给他们加钱,价码涨到两万元要一颗张炳强的眼珠子。童昌盛、姜良程本来已经决定放弃,看到任玉生价码提高了一倍,再加上前两次“行动”实在是太没有面子了,于是他们决定在离开西安之前再试一回。

不过,两人最终在张炳强店远处的角落里徘徊了半天不敢上去。按照事先的约定,童昌盛、姜良程要在完成任务之后才能拿钱。这次来西安,两人前前后后路费、住宿等花了不少钱,都是自己在贴钱,已经捉襟见肘。正巧这时候,大老板潘晓刚又给他们派了王聪聪的“残单”,于是两人从西安辗转来到南京。

对于在西安的事情,张炳强还是选择了报警,他向警察举证跟踪他的两个小伙子多次进出隔壁任玉生的店。据此,警方锁定任玉生并将其抓获归案,同时也牵出大老板潘晓刚。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精于此道的所谓大老板潘晓刚,竟然是一名18岁的在读技校生,不好好学习,整日泡在网上发送帮人报复的帖子,招揽雇主,邪道生财。

当警方前往千里之外的吉林省通榆县抓捕潘晓刚的时候,他还在寝室上网。其实,他也从网上查过,此前就发生过不少网上雇凶杀人案,不过,潘晓刚觉得,自己只是中间人,又没有具体实施杀人伤人,而且每次都会尽量删除与下家的聊天记录避免留下痕迹,如此一来,通过网络这个虚无的平台就根本不会把自己卷进去。

况且,对于这几次介绍的单子,潘晓刚没有拿到任何佣金,他认为与自己没有一点关系。所以对于警方的突然出现,他一脸无辜和满是不解。

“网络绝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的世界,不管你怎么清除自己的踪迹,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不管是什么黑暗行为最终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常州市金坛区检察院检察官李虎俊说道。

行凶未遂照样负法律责任

归案后,潘晓刚、童昌盛、姜良程等人主动交代了王聪聪预谋雇凶伤害情敌张小强的事实。

3月8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检察院将5名被告人故意伤害一案起诉至金坛区法院。5月14日,金坛区法院公开宣判:五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三个月至一年一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直到一审判决,潘晓刚仍没有想明白自己被判刑的真正原因,认为自己只是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况且并没有收到一分钱,重要的是,自己的两个“杀手”并没有真的实施报复行为。

“犯罪预备亦称预备犯,它是为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行为,是故意犯罪中介于犯罪决意与着手实行犯罪之间的一个阶段,一经查实之后,无论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本案属有预谋的雇凶伤人,两起犯罪均属为实施犯罪制造条件准备工具的犯罪预备阶段,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李虎俊解释道。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潘晓刚作为中间人,在雇主与杀手之间进行联系,使得雇主能够顺利找到帮助其实施伤害的行凶者,对其辩护人提出的“潘晓刚是从犯”的辩护意见法院并没有采纳。而被告人任玉生、王聪聪是故意伤害的起意者,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意愿大于被告人潘晓刚、童昌盛、姜良程,量刑时法院也做了适当区别。

“也就是说,网络雇凶杀人的雇主在犯罪的主观故意上危害性更大,可能面临更重的刑罚。”李虎俊解释道。

“本案中的几个犯罪嫌疑人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通过此案,我们需进一步加大青少年犯罪预防教育力度。”李虎俊深有感触地说道,“我们应该反思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扭曲了世界观、价值观,通过伤害他人的身体来换取利益,对于家庭、学校甚至社会来说,这都是一个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


775491158096338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新闻视频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
为新西兰中小商家提供微信生态推广的一站式服务